防爆除尘器 【化工围城】中国最大焦化污染土地向何处去?

2020-08-30 19:27:27 168

编者按:距离天津港“8·12”爆炸事故刚刚过去两个月,爆炸对于其周边小区造成破坏,虽然受损房屋已维修近半,但人们内心深处的恐惧恐难平复。

我们的居所距离危险源有多远?带着疑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日前走访中国多个城市,发现危化品、化工厂等距离我们真的很近,有的距离商业繁华街道甚至不足60米。今天起我们推出一组记者在这些城市的采访报道,如何在经济发展、城市扩张和人居安全之间划出安全“缓冲区”,需要城市建设者仔细斟酌。

双向两车道的柏油马路两侧尘土飞扬,一侧是偌大的公交车站,另一侧则被老旧的砖墙围着,墙上蒙满尘土,镶着的窗格玻璃支离破碎,砖墙上写着红色的标语:“化工生产区域周围200米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沿围墙继续往南走,可以看到一个大土堆,土堆旁有一个废弃的大门,大门后废弃的烟囱、管道以及斑驳的焦炉在灰色的天幕下静静地矗立着。

这不是一部旧电影的开场。这里是曾服役近半个世纪的北京焦化厂旧址。9月21日下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北京东南五环化工桥附近看到了上述情景。

2006年焦化厂停产后,这里成了国内最大的焦化类污染场地,苯系物和多环芳烃等有害物不同程度地分布在表层土至地下18米深。而距此800余米外,则是2013年夏集中入住的大型居住小区双合家园,约3公里外还有富力又一城、恒大领寓等小区。对于焦化厂搬迁之后的土壤问题,北京市一直十分重视,多次组织环保专家进行测评,最终制定了修复方案。2013年以来,污染土壤修复治理工程正式开始施工,但这个过程中,曾经遭遇过周边居民对异味的投诉和质疑。

目前,焦化厂土壤修复一期工程已经基本结束,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正在建设中的保障房已拔地而起,周边居民告诉记者去年受到异味干扰的只是少数人,且随着治理结束,异味早已不复出现。据参与一期修复工程的相关人士透露,焦化厂原址剩下的70万立方米土壤修复工程(二期)将于年内动工。一方面是积极修复,一方面一期修复过程的异味问题、异地处理的土壤如何找到合适的地方消纳,这些问题会否将继续困扰这个积极推进的规模巨大、较为复杂的土壤治污项目?焦化厂治污曾经遇到的这些难题,又将怎样转化为今后治理土壤污染的经验?

治污反扰民?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走进厂区看到,偌大的焦化厂被蓝色的铁挡板围了起来,铁板之间用铁链连接锁死。透过挡板之间的缝隙往里看,烟囱远远矗立,空旷的地面全是黄土,早前施工的大棚已被拆除,除了一个三轮小拖车开过之外,看不到任何人和车,不经意间能闻到淡淡的异味。门口的保安对本报记者说:“整个焦化厂都有味儿,原来是(生产)化工原料,所以土壤污染了,这几年都这样,都是这个味儿。”

2013年5月,北京焦化厂污染土壤治理一期工程正式启动,到今年夏天,一期153万立方米污染土壤修复基本完成。然而在这两年多时间里,附近居民投诉不绝于耳,去年5月~8月间,投诉曾达到高峰。投诉主要来自于双合家园小区。记者日前在某论坛看到,去年7月,一位自称该小区居民的网友killer36发帖称,双合家园居民长期以来一直遭受小区及周边的空气污染和毒害,自2013年5月小区有居民入住以来,无论白天、黑夜、清晨、黄昏,小区随时都会被一股浓烈、刺鼻的异味覆盖。

双合家园是北京市保障性住房小区,总户数7000余户,分为“两限房”(含回迁房)和廉租房项目,居民多从2013年7月开始入住。记者查阅地图发现,双合家园距离焦化厂不足1公里,而与之一桥之隔的还有富力又一城,即富力地产在2005年至2011年间分期开发的楼盘,总户数超过5000户。去年亦有富力又一城居民对媒体称,他们也受到了焦化厂空气污染的影响。

“焦化厂表层土壤污染主要是有机物污染,来自厂区生产焦油等留下的多环芳烃;中间层则主要是苯系物和多环芳烃的混合物,底部10米至18米主要是相对较重的苯系物。”国家城市环境污染控制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彭应登告诉本报记者焦化厂废气处理,焦化厂土壤污染主要污染源有两种,即苯系物和多环芳烃,前者对人可能会存在伤害。

毒从何来

一直以来,在中国土壤修复技术研究和规范制定方面,北京、上海、重庆等城市走在前列,而北京之所以领先,与此前修建地铁时遭遇过土壤化学污染事件有关。因此早在十年前,北京就要求对污染场地进行土壤调查和修复工作。

然而,对于污染治理以及危化品隐患防治一直走在前列的北京而言,焦化厂的土壤污染却成了一个难点。一个原因是,从土壤污染严重程度、范围和污染物种类繁杂程度来看,焦化厂土壤污染在国内较少见,堪称首例。彭应登告诉记者,在2013年修复工程开始前,北京就组织环保部门进行了前期的调查、检测、评估和方案制定四个步骤,一期工程中,两家单位建起五个大棚同时工作,采用的是原位修复加异位修复两种方式,即一部分在厂区内的原位,将土壤中的苯系物和多环芳烃通过热解吸从土壤中挥发出来,然后通过活性炭吸附,另一部分则通过处理后运到相对偏远的台湖等地。

治理积极,组织相对周密,为何此前还会有异味扰民?彭应登分析,理论上说原位修复最环保,没有运输中的二次污染,但原位修复对技术要求较高,操作过程中容易出现泄漏、废气收集装置不到位的情况。居民的质疑恰恰指向了这里。一些居民认为,在修复施工过程中,两家施工单位存在瑕疵,在把土壤挥发物热解出来之后用活性炭吸附的过程中,活性炭更换不及时,吸附不彻底不到位,导致有害气体泄漏,遇到刮风天气,位于其附近的居民就会受到异味困扰。

然而施工方却否认这种说法。今年4月,有北京本地媒体引述土壤处理项目总工程师刘燕臣的表述称,活性炭达到饱和时会自动报警,尾气超标时在线监测系统也会自动报警,施工时所用的活性炭足够满足需求,并进行了及时更换。

是否活性炭更换不及时导致空气污染,暂时尚无定论,但随着一期工程结束,焦化厂周边居民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记者日前在富力又一城走访时,有居民告诉记者,该小区此前更加关心露天焚烧垃圾带来的空气污染问题,相对双合家园而言,富力又一城距离焦化厂较远,因此对土壤污染没有那么关心。而多名双合家园小区居民向记者表示,知晓焦化厂土壤污染一事,也知道曾有居民对土壤修复时的异味进行过投诉,但近期不再闻到异味,对生活没有影响。一位孩子在教育系统供职的居民对记者说:“以前只觉得这里烟气很大,但时间长了也闻不出来有味道。污染的土挖走了,(居民)也可能是心理作用,老觉得有污染。”另一位抱着孩子的河南籍居民则说:“去年有一天刮风时曾经闻到有(异味),现在没闻到了,看,那里房子都盖起来了。”

他指的方向,是焦化厂原址西南侧,与双合家园一墙之隔:塔吊正在作业,几幢居民楼已拔地而起。根据规划,这里是天坛周边简易楼腾退居民的安置房。

彭应登告诉记者,焦化厂土壤修复一期工程完成后,环保部门曾参照发达国家标准进行过检测,从基准值看基本达标。未来二期工程需修复70万立方米土壤,按一期五个大棚的处理规模计算,若从今年底正式开始,将可在一年左右时间完成。他说,修复进度要为保障房服务,所以进度要加快。

二期工程施工在即,除了异味问题,这场战役还面临其他挑战。根据规划,一部分老焦化厂的设施设备保留,建立北京焦化厂遗址公园,未来如何在不影响遗址公园保护的前提下治理污染,是一个难点。不仅如此,彭应登指出,目前我国土壤环境质量标准没有分类焦化厂废气处理,主要针对农业用途的土地,没有专门针对住宅、仓储用地的标准,标准缺失或将影响焦化厂土壤的修复。

————————————————

【亲,你居住的城市、你的身边,有没有“化工围城”?欢迎在一财网、客户端、第一财经日报微博上评论留言】

首页
产品
新闻
案例